听见

有时候睡着是一件

让人害怕的事

必须蒙上眼睛去辨认

纷繁面具下的嗡嗡作响

雨自天空鱼贯而出

无形的    易碎的

雪上花开的印痕

砸落进我的耳朵

我听见了

是我们的存在

是我们的存在

 

一成不变的日子是没有的

细小如灰尘精巧如雨滴的事物

在我的虹膜上别离

心也成了毛玻璃一般

触碰的时候手和心都会痛

时间的魔法只能让我忘却一阵子

愈合的云朵下面藏着阳光

每次放晴都让我隐隐作痛

 

·酢浆灰蝶    Pseudozizeeria maha

 

羽化

桃之夭夭

她不能长出翅膀飞落

枝头    去亲吻桃花

也不能蒸发   如同星星

把自己藏匿在白昼

蛹里只有长长的夜空

等待和沉默距离是相等的

她喜欢谈及只有一遍的瞬间

比如破碎的循环

比如蛹上开出冷清的小窗

双翼未干的时候

 

融化此刻是一种化学反应

融化此刻是一种化学反应

用方糖调制出苦味

很深很深    陷入

你双眼间的大海

洋流席卷着

我的杯里回旋着

我的身体被蓝色穿出千疮百孔

很重很重   

越过无数直线和黑点

闭着眼不敢望向身后

 

四季


阳光能够愈合裂痕

那是花朵

对春天所说的谎言

春天不会看见枯萎的模样

阳光能够一直盛开

那是春天

对花朵所说的谎言

花朵不会看见春天的背影


夏天的尾鳍离开了水面

外面的炽热将水下的冰冷

蒸得模糊

火焰的内焰是冰冷的

在阴影里夏天冰冷如火焰一般

在夜的海徒劳地找寻着星星


回到深深的泥土中

窗开着

从未感到如此刺眼

等待雨滴绽放的瞬间

秋天还没有到来

花草昏暗

但我们的眼睛透明

像还没有落下的雨滴


搜集所有巧合制成标本

她们的翅膀融化成深蓝

从画框满溢而出    ...

 

我把蓝色吃下去

云感到我舌尖的苦涩

一朵一朵    如同刚升起的阳光

天空必须舍去一些色彩

当时间融化如泥水

一些彩虹会溯游归来

 

日食

日食发生的时候

我正望向我的萤火虫

望着    从无数的风和花朵之外

悼念翠绿冰冷的笛声

像从银河中抽身而出

你的世界独在

黑暗中

小得自己也忘却

 

想象

天空好像让人陷入其中

空的    像白色陷入一片深蓝

我该用什么去填补

我翻找着植物图鉴

页码迟疑着    像春天迟到的样子

雨水冰冷如风铃

莲蓬像海洋一样滋长

我们想象天空开出花朵的可能性

想象如何在花瓶种我们自己

 

是时候    用触觉纯白

穿过湖面的镜子

扬起星星在天空中

我不知道    夜晚落在哪里

我的心里到处是星星的碎片

 
© Rhopaloc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