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

春朝日    秋夕月

其祭果品必圆

缺憾渐染上颜色

是悠长的睡梦

透明似月

是初霁的样子

 

下雨是某种仪式

需要去完成

幽微里雨水一滴一滴

长着脆弱的尾巴

我们不能摸它

它会在天空碎成蓝色

然后落下来

失去了颜色

 

石榴里藏着的冰块,一粒粒,从没有缝合的裂口清脆地跌落。我知道那是多年的窖藏,倾泄着缓缓的样子。那些红色沉静得绝对。想着,在光洁的瓷器上釉上白色的花萼,白色的山峦,边线是模糊不可辨的,光芒柔和像雪,用冰凉在我的眼睑上留着。眼就化在雪中了。在雪的深处,低到泥土,我触碰到了宁芙的歌声,那种冰凉的甜蜜,古老,低微,而又遥不可及。
#萨蒂:Gymnopédies No.1#

 

无题

闭着眼侧在一旁

裙摆金鱼般晃着纯白

溢着染着虞美人

躺着天空

在你的呼吸里

我听到冬天

 

台风天

席卷了

我们身上森林的

每一片叶子   

我在等待的季风

水流进空白

空白清脆像白露

蝉也静默了

 

无题

倾斜的车站

快要从轨道上滑下来

滑下来

混杂着雨滴和一点苦的星星

顺着天空滑下来

如同地心对苹果做的事

倾泄着一头撞进空气里

 

音阶

站在休止符前面

听见半音成片落了下来

比波涛更安静

比太阳还要冰冷

 

人偶

他说要有心

可是发条在他的手里

去哪里找心呢

地上满是星星的碎片

它又小又暗

还扎得脚血直流

这一定不是心

 

蝴蝶

躺着草丛里有浅浅的海

我看见天空在你身后展开

展开    直至一片红晕

天空花朵无法分离

只有一次    你的倒影落在茶杯里

繁复的花盛开在你身上

 

清梦

应该是镜子的缘故

醉后水在天上

月光空空的爬满了后颈

你抬头仰着银河缓缓落下

银色的发丝上挂满了繁星

 
© Rhopaloc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