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倾斜的车站

快要从轨道上滑下来

滑下来

混杂着雨滴和一点苦的星星

顺着天空滑下来

如同地心对苹果做的事

倾泄着一头撞进空气里

 

音阶

站在休止符前面

听见半音成片落了下来

比波涛更安静

比太阳还要冰冷

 

人偶

他说要有心

可是发条在他的手里

去哪里找心呢

地上满是星星的碎片

它又小又暗

还扎得脚血直流

这一定不是心

 

蝴蝶

躺着草丛里有浅浅的海

我看见天空在你身后展开

展开    直至一片红晕

天空花朵无法分离

只有一次    你的倒影落在茶杯里

繁复的花盛开在你身上

 

清梦

应该是镜子的缘故

醉后水在天上

月光空空的爬满了后颈

你抬头仰着银河缓缓落下

银色的发丝上挂满了繁星

 

动摇

有什么无法回避的

必定是满山的群黛

在暗红的天空前起起伏伏

起起伏伏

如同蝴蝶经过紫阳花

每次每次

像误入月球的潮汐

 

螺旋的花蜜

从你的眼睑回旋而出

石蒜颜色的花距

抽象成螺旋

成喙

花蜜掺了群青色的涩

从我血管的回路

回旋而入

 

听见

有时候睡着是一件

让人害怕的事

必须蒙上眼睛去辨认

纷繁面具下的嗡嗡作响

雨自天空鱼贯而出

无形的    易碎的

雪上花开的印痕

砸落进我的耳朵

我听见了

是我们的存在

是我们的存在

 

一成不变的日子是没有的

细小如灰尘精巧如雨滴的事物

在我的虹膜上别离

心也成了毛玻璃一般

触碰的时候手和心都会痛

时间的魔法只能让我忘却一阵子

愈合的云朵下面藏着阳光

每次放晴都让我隐隐作痛

 

·酢浆灰蝶    Pseudozizeeria maha

 
© Rhopalocer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