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日暮在西

边境线漫长的另一半是飞地

是枯叶的孤岛吹散了风

红绿灯在空气面前躲躲闪闪

你在叫我的名字

 

现代性

玻璃鱼鳞长满两旁的建筑

冰冷沉闷的峰峦    催眠

我们坠落如同夜晚的彩虹

五颜六色的银杏、莲子、西柚

照着我们    咬碎苦涩的霓虹灯

然后坐上甲壳虫的背

在纵横交错的河道里穿行

没有想去的地方

让它的眼睛孤零零亮着在夜里

两颗星空洞洞的

 

小赋格

雨后的街道毫无例外沾上了水

水沾上去    与灰色的湿漉漉的风相连结

黑色的阳光我们喝它从谷雨到霜降

喝它沐它从清晨到午后

天空被撕出长条在虚无中荡着

喝到酩汀大醉我的奥菲莉娅

溺在水中手持三色堇

雨后的街道毫无例外沾上了水

水沾上去    与灰色的湿漉漉的风相连结

黑色的阳光我们喝它从夏至到大寒

喝它沐它从深夜到白昼

喝到酩汀大醉

在天空撕出的长条里荡着

如婴宁般狂笑不止

 

樱桃

咬一口樱桃,小心翼翼

我舌尖的味蕾是梨林中的鱼

无数粉红的小花落在表面

通往食道的路途泥泞不堪

轻盈的纠缠在你肩上栖息的棉絮

雨的余韵,你呼吸的洋流越过沉默的空气

温热侵袭了我的右耳

 

寓言

森林的日暮

一场一再反复的预演

所有的海上涌

重复    我们的手被时钟绑上

在兔子洞的迷宫我的面包屑首尾相连

沿着长长的根的黑洞去吻茎上的刺

我感到我们是一群无声的兽

直到血溶解锈蚀空气的氤氲

花瓣划破皮肤的湿温

略过群山峻岭峰峦叠叠重重

 

循环

陷入无限的循环

玛格丽特  银莲花  石蒜

蝉鸣的阵雨也发生了宕机

停在空中像没有蜕皮的雪片

大脑铺满了雪花点

人是白昼做梦的动物

总是在漆黑的门另一侧

被迎面的沉默惊醒

然后昏昏睡去

经过循环往复曲折回转的口

吐出失真的信号

 

呓语

时间是正方体做的

在一些拐角和平行线

我不能停止两次

想要解开

对着没有答案的谜题自言自语

吞下一整瓶墨水

接过这片夏的涩

手中的弹珠汽水冰凉

彩排已无数次在我的脑内进行

然而四季交替

那时候我和你说了什么不重要

在雨伞下反复侧身

是摆脱引力的微小努力

头上盘旋着天空缀着小鸟

图鉴里没有你的记录

街道从我脚下滑走了

整个天空歪得不能辨认

你一打量这世界

变得灰暗朦胧起来

像雾霭下海浪撞击岸的礁石

然后消失殆尽的水汽

 

现实

现实不是现实

是想象和词语的杂糅

现实是一剂毒药

观念在他人身上滋长

我们被消费

也消费别人

然后被遗忘

丢在一旁  

如同昨日买来的报纸

我们不是我们

我们是词

我们是物

 

晚歌

黄花风铃木翩翩而落

堕入黑夜的太阳

在你的足下开着碎花

时间使我沉默窒息

我们习惯在痛苦面前迟疑

看着天上满盛我的波动

花儿摇摇欲坠

 

风信子

一跃而下

从空气表层

没入没有边际的蓝色

无言俯身向陌生的黑洞

我触见你羽翼丰满

黑色冰冷又崎岖不平

沾满了星星的金色

如果我的身体是风信子

可不可以在晚风中陨落

 
© Rhopalocera | Powered by LOFTER